ID: Pinebase
深度 | 川普意图废掉平权法案,会帮亚裔学生走出教育歧视吗?

美国政府自1960年代肯尼迪政府执政起开始推行平权法案,以纠正历史上与之相关的种族歧视的问题。法案进一步推动是要确保公共机构,如大学、医院和军队的扶持,使他们所服务的人群得到平等对待。平权法案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平权入学采取了一些政策,如种族配额或大学入学的性别配额,被批评为“逆向歧视”的一种形式。长久以来,亚裔学生从某种程度上说一直是这种平权法案的受害者。而川普今天(美东时间8月1日)宣布将重新令司法部审查平权入学的逆向歧视问题,让这个法案对于亚裔甚至是美国白人的歧视重新回到了公众视野。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


美国亚裔对于“平权入学”的不满由来已久,在2009年加州大学系统实行的一项新入学政策引来了很多亚裔学生与家长的愤怒。该入学政策取消了申请人的两科SAT考试要求,扩大了申请者名单,允许所有完成高中课程、参加了主要考试且成绩维持在一定水平的人申请。这项新政策在2012年秋季开始实行。亚裔群体认为,新政策会导致拥有成绩优势的亚裔学生报考人数比例降低,从而导致亚裔学生入读加州大学的人数与比例减少。


另外就是,在2012年加州民主党议员爱德华·赫南德兹提出的参议院宪法修正案第5号(SCA-5)。此修正案修改加州宪法第一条第31节公立教育的部分,目的是准许加州的公共教育系统将族裔与肤色作为高校录取入学的考量,恢复过去的平权措施。SCA- 5在2014年1月30日通过了加州参议院,并有3名华裔议员投了赞成票,此举引起了众多华裔的反弹与抗议。当时,在一个Change.org上的请愿书里有超过112,000个签名反对这份修正案,在华人群体的压力之下三位原先投下赞成票的华裔民主党州议员迅速发表声明反对SCA-5,最后埃尔南德斯参议员将该法案搁置。



申请大学时申请表上要求填写族裔


******


其实,有不少学校因为贯彻平权入学政策而被告上法庭的。其中,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例是费雪尔诉德克萨斯奥斯汀案。2008年,阿比盖尔·费雪尔(Abigail Fisher),一个白人女孩,将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告上法庭,原因是她认为,她的各方面情况都达到了要求,而德克萨斯奥斯汀分校因为她的种族原因没有录取她,而是把名额给了其他种族的申请者。案子一直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图为费雪尔在法庭外接受媒体采访


2016年6月23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判决,以4-3的投票结果,驳回了费雪尔对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告诉,认为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有权利在考虑考试成绩的基础上,将种族和诸如领导力和申请文章等软性条件作为补充因素。大法官安东尼·M·肯尼迪撰写了多数意见书,他认为,“一个大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那些无法客观衡量的品质所决定的。 大学对于定义这些无形特征是相当重视的,比如学生身体多样性,这对其身份和教育使命至关重要。” 这个判决可以说让各个奉行平权入学的学校长出了一口气,但是也引起了社会很多群体的不满,比如,持反对意见的大法官阿利托写了长达51页的反对意见,认为最高法院的多数意见将会过于偏爱有钱的非裔美国人学生, 同时伤害到学习成绩较高一些的亚裔学生。



哈佛大学校园


无独有偶,名校哈佛大学和北卡教堂山大学也因为坚决奉行平权入学政策而官司缠身。案子是由一个保守派的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提出的,认为哈佛和北卡教堂山都因为奉行平权入学政策的而对亚裔美国人和白人设置了更高的标准以控制入学人数,这是不公平的。但最高法院尚未对这两个案子做出表态。


******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研究说明,亚裔在美国全国人口中占到5%,亚裔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种族群体,其中约3/4的成年人是出生在美国国外的。平权入学这样的政策对亚裔学生的影响是有些矛盾的,一方面,来自印度、中国等国家的亚裔学生认为自己收到了歧视,录取人数被强行降低了,而学校对其他的种族的学生却放低了录取要求,而另一方面,来自菲律宾、柬埔寨等国家的亚裔学生则认为自己从平权入学政策中受益。很多亚裔的维权机构也站在了反对派的这一边。比方说亚裔美国教育基金会认为,如果对于一部分群体来说,种族变成了加分项,那等于对于另一部分群体(亚裔)而言,他们的种族就变成了减分项,而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受到影响最大的是亚裔美国学生,他们表现出卓越的学术成就,但往往他们的工作的价值由于种族或暗示种族的标准而被打折扣。”



美国亚裔反对以种族为区别的录取政策


曾任彭博社新闻编辑的丹尼尔·戈尔登(Daniel Gold)表示:“如果你看一下常青藤的录取数据,你会发现亚裔美国人从来没有达到20%的水平。” 他说,“学校等于半自觉地对自己说,我们不能录取所有的亚洲人“。这种精英大学之所以选择平权入学政策,主要是想要控制在校的各个种族的比例,在过去十年里,亚裔的学术成绩使得各大精英学校里面的亚裔学生人数飞涨。在最新发布的录取数据中,哈佛本科录取亚裔比例为22%,哥伦比亚大学约是28%,普林斯顿大学约是20%,耶鲁大学则是19.1%。在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内布拉斯加州,新罕布什尔州,俄克拉何马州和华盛顿州等已经州法禁止平权入学的州,亚裔的比例要远远高于此。比如,在UCLA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排名靠前的学校,亚裔的比例大概可以达到一半。


哥伦比亚大学今年录取学生种族比例,亚裔学生占28%


然而,被录取的学生比例往往也不能代表问题的全部。我们还需要看一看各个顶级高校的录取率和录取分数,就可以理解对亚裔的不公平之处到底在哪。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托马斯·埃斯佩沙德在2009年发表了一本名为No Longer Separate, Not Yet Equal的书,详细调查和分析了亚裔美国人在美国入学的录取率和录取分数(SAT)。我们来看其中的几组数据。




正如数据所显示的那样,亚裔学生的录取率是最低的,只有18.4%,而相比之下,非裔学生的录取比例是31%。而对于SAT分数来说,想要获得录取,亚裔必须得到比别人更高的成绩,数据显示,亚裔学生的SAT平均成绩要比白人高出63分,而即使是同样分数段的情况下,亚裔被录取的概率是最低的。根据埃斯佩沙德教授的回归模型,研究得出结论,在同样的SAT的成绩的情况下,亚裔的录取率比白人低67%。




再换算一下,如果将这些跟SAT成绩联系起来进行量化,埃斯佩沙德教授得出结论,如果你是一个亚裔,那就等于在你的SAT成绩里面减了140分,也就是说,当你的同学用1360分就可以获得顶尖常青藤盟校录取时,你必须得得到1500分才可以被录取。




而亚裔学生比例占到约一半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由于从1996年起,加州就不允许加州的任何学校将种族作为筛选学生的条件之一,亚裔学生的录取情况就相对有所好转。尽管1989年,亚裔学生想要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比他的其他非亚裔同学要困难很多,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大大好转了。





******


川普上台后,一直琢磨着废除民主党提出的平权入学政策,认为这是过度强调政治正确的表现。今天(美东时间8月1日),川普爆出将开始打击以平权入学政策为由而对白人学生造成歧视的学校,并将这部分工作移交塞申斯领导的司法部,对此类学校进行调查和起诉。在一份纽约时报掌握的文件中,司法部尚未指出到底要打击哪些学校,但是文件使用了“有意的种族歧视”字眼。分析认文件显然是针对那些专门为拉丁裔和非裔学生划定入学名额,使他们能够以更低的考试分数得以录取的学校。


罗杰·克莱格(Roger Clegg)曾在里根政府时期担任公民权利部门高管,他表示,川普的这种决定是美国应当“欢迎”而且是“期待已久”的。他特别提出,民权法案是保护公民的平等合法权利而写的,但是目前不仅仅是白人在受歧视,同样受到歧视的还有亚裔美国人。



川普与司法部长塞申斯


分析认为,川普的这一步行动与此前司法部在投票权、同性恋权利和警察问题改革一起可以看出,司法部在川普和塞申斯的领导下正在向保守派倾斜。


那么,废除平权入学是否会如我们所愿,增加亚裔学生进入顶级名校的可能性呢?


废除平权入学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亚裔学生与其他种族学生公平竞争的途径,更有利于亚裔学生打破所谓的玻璃天花板,实现自己的学术理想。但是也不得不说,这样同时也会增加亚裔学生在申请学校过程中所受到的竞争,使进入某个特定学校的竞争变得非常激烈。


不过,川普此举的真实目的还不明确,UCLA公民权利救济中心主任丹·洛森(Dan Losen)认为司法部的这一举措非常让人担忧,他说这是川普又一次颠覆宪法和判例的表现,他认为,川普此前有过侮辱女性、搞种族歧视和禁止穆斯林入境、甚至在墨西哥边境修墙的黑历史,而司法部长塞申斯也是对公民权利非常不尊重的一个人,我们怎么能期待这两个人会搞出什么保障少数族裔权利的方案呢?





盘贝中国致力于打造投资金融类原创新闻,任何单位及个人如需转载,须事先取得盘贝中国授权后方可使用和转载。任何未尽许可的转载我们将诉诸法律途径。具体转载事宜请直接联系微信公众号。


最新资讯
声明:本网站所有中文内容均保留在中国境内服务器。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Copyright ©2016 Pinebasecn,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条款 知识产权声明 版权声明
© 2016 盘贝-上海磐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pinebase.com 沪ICP备16063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