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Pinebase
手握全球最好商学院,哈佛的投资为何却不如一个中西部的小学校?

周二,世界名校哈佛大学捐赠基金,哈佛管理公司,交出了2017财政年的答卷。据报告称,2017财政年,哈佛管理公司投资收益率为8.1%,不如人意,被公司新任CEO N.P. Narvekar称为是“令人失望”的数字。


8.1%的投资收益率让哈佛捐赠基金资产增长4%,总额达到370.1亿美元,但这几乎是目前已经公布2017财政年投资回报的20家机构投资者里面最差的,这让拥有全球最好商学院的哈佛大学不禁十分尴尬。在过去短短四年时间里,哈佛管理公司已经更换了3任CEO,而回报却迟迟不见好。去年哈佛管理公司甚至损失了2%,造成资产减少20亿美元。Narvekar也因此在去年走马上任,哈佛希望借此能够扭转哈佛管理公司投资颓势。



周二,Narvekar发布了一封信件,其中他并未吝惜笔墨批评哈佛管理公司仅有8.1%的回报率,并且承诺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重新定位”公司。Narvekar在信中说,“我们的表现非常让人失望,而且也不应该是这样。这样的回报率根源是哈佛管理公司的深层结构性问题以及投资组合中的重大问题。”Narvekar同时表示,很不幸哈佛管理公司在过去几年的不佳表现依然波及现在,需要几年时间来完成转变。


-

1

-

落后的投资收益


哈佛大学捐赠基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学捐赠基金,用于支持哈佛的一系列运营支出,并确保哈佛在未来有足够的资金。哈佛大学年度经营预算中,大约三分之一是来自于捐赠基金的。不同的学院对于捐赠基金的依赖程度是不同的,比如哈佛的文理学院去年有一半的资金来源是捐赠基金。


拥有传奇哈佛商学院的哈佛大学在投资方面却一直屡屡败给其他学校。根据金融咨询公司威尔希尔公司的数据,截至6月30日,超过5亿美元的大学基金的中位数收益是13.3%。同时期,标普500的收益率达到18%。尽管哈佛已经很努力,相比去年损失2%的表现已经扭亏为盈,哈佛管理公司的投资回报率依然低于其他同水平的学校。达特茅斯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与加州大学系统的回报率均在14%到15%。上个财政年最高的收益率来自爱荷华州的一个私立学校,叫做Grinnell College,它取得了18.8%的收益率。




哈佛管理公司并非是一个小公司,它有一个庞大的230人的员工队伍。它通过一个所谓的“混合模式”进行投资,即既任用内部经理,也任用外部人员。不过,由于哈佛的投资回报率一直迟迟赶不上耶鲁、哥大、普林斯顿大学等其他常青藤盟校,这种混合模式已经受到质疑。


哈佛管理公司一直表现不佳让哈佛的校长Drew G. Faust非常头疼,去年他警告说,这样的低收益会“限制”哈佛大学今后几年的预算。去年,哈佛的文理学院由于预算不够,也未能得到哈佛捐赠基金的资助,而不得不将研究生入学人数缩减4.4%。在联邦研究经费可能下降的情况下,哈佛还面临着一些其他的金融挑战


-

2

-

是自然资源资产惹的祸吗?


在过去几年,哈佛一直想要处理掉手中的一些自然资源资产,这些自然资源资产在2016财政年的回报率是-10.2%。今年夏天,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该公司已经将其在自然资源方面的一些资产以较低价格处理掉,以使哈佛摆脱这些负担。CEO Narvekar表示正是这些低价处理掉的自然资源影响了哈佛今年的投资回报。


Narvekar补充道,低价处理不代表跳楼大甩卖,在上个财政年中,哈佛也有以比估值更高的价格卖掉资产。如果哈佛认为一个资产在未来是可以盈利的,那么哈佛就会一直持有它。


金融猎头Charles A. Skorina称赞了Narvekar的这一做法,称Narvekar将这些自然资源尽快甩掉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即使是需要以较低价格出售。“不存在所谓的承担损失的‘好时候’,但是有没那么坏的时候。”


不过哈佛管理公司表示,接下来的几年内将对哈佛的投资组合进行重新定位,也将换上新的领导班子,不过负责自然资源资产的团队还是会继续留在哈佛管理公司的。


-

3

-

“深层次的结构问题”


Narvekar是去年12月上任的,此前他为哥伦比亚大学麻烦缠身的捐赠基金扭亏为盈。哈佛希望他可以实施一些改革,并且恢复哈佛管理公司往日的投资辉煌。尽管仅仅上任了7个月,他已经做了不少事情,在周二的信中,他表明了他的计划的进展。


Narvekar是一个十足的行动派。一月份时,Narvekar就宣布,将把哈佛管理公司的内部员工数量削减一半,在今年年底之前让100人左右下岗。截止到本财政年度末时,他希望将大部分资产管理外包给外部人员。而到6月30日,大部分上述措施都已经得以实现了。


正如Narvekar在信中所写道的那样,在他上任的前7个月,他对投资团队的责任分工进行了改革。投资经理管理某几种资产,而不是采取“竖井式”策略。现在,员工的薪酬与整个投资组合的表现挂钩,而不是跟他们所主管的那几种资产表现挂钩。同时Narvekar表示,他已经为投资团队招募了新员工,并创造了一种新的评估基金风险的系统。


除了管理系统有毛病之外,哈佛管理公司的公司文化也是被人诟病的。在麦肯锡对哈佛管理公司进行的一次尽调中,哈佛管理公司的许多员工都认为公司的内部文化是“懒惰、肥胖和愚蠢的”(lazy, fat and stupid)。Narvekar也把纠正公司的不正之风作为自己改革的目标。Narvekar在信中写道,“除了需要追求卓越和诚信经营外,我们也寻求建立一个与之前相比更合作、更少层级的企业。”


至于上个财政年哈佛8.1%的收益,Narvekar认为主要来自公共股权、私募股权和房地产投资项目。


-

4

-

投资组合分配不科学?


2017年财政年的报告中,哈佛没有公布其目前的资产分配情况,不过从2016年财政年哈佛公布的报告中,似乎也可见一斑。哈佛将大头分配给了私募股权、房地产和绝对回报。哈佛捐赠基金不愧是世界上最大的学校捐赠基金,一共投资了11种之多的资产,目前市场上几乎绝大部分资产,国内与国外市场,哈佛都有所涉猎。




在2017财政年的投资回报中拔得头筹的是一个爱荷华州的一个小型私立学校,叫做Grinnell College,只有1600名学生。Grinnell College在2017财政年的投资回报率达到了18.8%之高,超过了 Cambridge Associates所统计的400多个机构投资回报率的中位数12.7%。同时,这个学校五年平均回报率达到了10%左右。在与Bloomberg的采访中,Grinnell College的首席投资官Scott Wilson表示,学校采用的是与巨大的常青藤盟校的捐赠基金非常不同的做法,才获得了这样高的投资收益。


Grinnell College的基金规模并不大,一共约有16亿美元,另外6.74亿美元由学校进行管理。“对于我们的同行而言,我们的投资组合分配非常集中。”正如Wilson所说的那样,我们找到了Grinnell College的投资组合分配。与哈佛明显不同的是,Grinnell College只投资了5种资产,其中40%投入公共股权,30%投入私募股权,12.5%投入对冲基金,7.5%投资房地产,其他则都保持现金或投入固定收益资产。




同时,Grinnell College也不像哈佛一样有庞大的投资团队,只有6位投资经理。据说传奇股神沃伦·巴菲特曾经也是Grinnell College基金的顾问之一。


到今年6月30日,Grinnell College的捐赠基金的价值已经激增到了42.5亿美元,同时据Bloomberg报道,在本财政年度Grinnell College的基金还会增加10亿美元,由于两家能源公司将租赁该学校的能源资产,这使这个基金的10年回报率达到了3.4%。




盘贝中国致力于打造投资金融类原创新闻,任何单位及个人如需转载,须事先取得盘贝中国授权后方可使用和转载。任何未尽许可的转载我们将诉诸法律途径。具体转载事宜请直接联系微信公众号。


最新资讯
声明:本网站所有中文内容均保留在中国境内服务器。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Copyright ©2016 Pinebasecn,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条款 知识产权声明 版权声明
© 2016 盘贝-上海磐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pinebase.com 沪ICP备16063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