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Pinebase
美国贸易代表完成了T3(Trump Trade Triangle)

2017年1月3日,即将上任的川普宣布任用罗伯特·莱特海策(Robert Lighthizer)为美国贸易代表,为其团队又添一名对华表示强硬态度的内阁成员。这样一来,川普终于凑齐9位最重要的团队成员。(详见盘贝文章:《中国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的9位川普团队成员》





1. 背景资料


罗伯特·莱特海策(Robert Lighthizer),现年69岁,是美国著名律所: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Arps, Slate, Meagher & Flom LLP)华盛顿分所的合伙人,他专注于为美国大型公司和机构执行贸易诉讼,政策咨询和立法咨询等服务。在过去三十年来,莱特海策担任多起国际贸易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案的主要律师,他主张对海外公司收取惩罚性关税。在1983年,他出任里根政府的副贸易代表一职,负责1984至1985年的日美钢铁协议谈判,利用贸易限额和惩罚性关税迫使日本限制对美国出口。

 

2. 政策主张


莱特海策曾经控诉中国有“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这与另一个川普团队的重要成员彼得·纳瓦罗(《被中国杀死》的作者)持有相同观点。在2011年华盛顿时代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莱特海策写到:“罗纳德·里根总统对进口钢材实施配额管制,从日本竞争者中保护了哈雷戴维森,他限制进口半导体和汽车,并采取无数类似的措施,以保持美国核心工业强大。而今天我们如何允许打着“使市场更有效率为目标”的旗号,让中国不断地进行单边贸易利好?因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制造业转向了中国,美国市场不会更好。”


以下是莱特海策在2010年6月的美国中国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听证会(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Hearing)的演讲内容摘要:


“有人似乎认为,中国是加拿大的亚洲版本,是一个热衷拥抱自由贸易的市场经济。他们忽视了一个事实,即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而不是市场经济,它的领导人需要大量的就业增长,以避免社会动荡。”


“我们应该考虑采取单边行动,对中国进口商品实行特别关税或配额管制,直到恢复合理的贸易平衡为止。”


“他们(中国)至少和我们一样聪明,如果我们不那么有组织和决心,那么我们就不会胜利。他们(中国)知道科技就是未来,知道创新就是未来,就像我们一样。”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赤字几乎增加了两倍,从2000年的831亿美元增加到2009年的2268亿美元,增长了172.9%。”



(图片来源:U.S. Census Bureau.)


“虽然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在2000年以后有所增长,但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增长幅度大得惊人。其中,贸易赤字还反映在了从中国进口的高科技产品的增长。据一项统计表示,快速增长的计算机和电子零件进口占2001年至2008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增长的40%以上。在此期间,共62.7万在计算机和电子产品领域的美国就业岗位就此消失。”


(图片来源:U.S. Census Bureau.)


“在2000年,中国占美国非石油产品贸易逆差总额的四分之一。到2009年,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约80%。”



(图片来源:U.S. Census Bureau.)


“在美国总体贸易表现为赤字(包括石油贸易方面),很明显,中国是贸易赤字的最主要原因”



(图片来源:U.S. Census Bureau.)


“如下所示,自2000年以来,美国已经失去了560多万个制造岗位,几乎是我们所以制造就业岗位的三分之一”


(图片来源:U.S. Census Bureau.)


以上内容仅摘取翻译自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公开材料,并不代表盘贝的观点。


从这些内容来看,莱特海策是一个“中国威胁论”的相信者。这也许是为什么他当选川普的贸易委员的原因之一。但是也行就像黑石副主席拜伦·维恩在《2017年十大惊喜》说:“川普会意识到他对中国的看法一直都是错误的”。


3. 新贸易政策


(图片来源:CNN:川普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拒之门外)



(图片来源:socpedia.com:川普对TPP说不)


川普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对诸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奥巴马主张的的泛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贸易协定深表怀疑,认为现有的贸易政策掠夺了大量美国工作。也许在他看来莱特海策的谈判经历和自己的战略方针一拍即合。川普在声明邮件中高度评价他:“莱特海策在保护美国最重要的经济产业中有着广泛的经验,并且一直在为防止贸易协定伤害美国而坚持不懈的抗争。”,“他将做一个了不起的工作:扭转抢夺了美国繁荣的失败贸易政策”。


从行政初期来看,莱特海策不会优先考虑与其他国家签订新的贸易协定,而是按照川普的构想,第一时间退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他再利用其资深的谈判经验带头与其他国家谈判,逐步达成川普喜欢的协议局势。


最新资讯
声明:本网站所有中文内容均保留在中国境内服务器。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
Copyright ©2016 Pinebasecn, LLC,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条款 知识产权声明 版权声明
© 2016 盘贝-上海磐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pinebase.com 沪ICP备16063731号